EDNLESS SAD

大学时用的伞,还有送给你的公仔,因为看那伤心的短信,而落在出租车里….

很多年了…

依旧没有一个拒绝的理由…

以前我总是认为自己不够成熟,不够优秀

于是,我不敢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我能怎么样怎么样?

我不知道我是害怕承担责任还是害怕面对承诺!….

鼻炎最近越来越严重,人越来越消瘦,

时光虚浮 飘渺,

记忆也时常杂乱不清,

在年轻的时候,我们都不可避免的伤害别人,伤害自己.

想要明白怎么样生活,为什么要生存

如今,终于明白这样的问题最终是没有答案的

存在也只是我们所在的这一刻

我的命运或早已注定

对音乐超出了情理的着迷.可那又能怎样?

我终究也创作不出犹如<<上帝的爱>>那样的旋律

我知道,到头来大家都难免一死

不愿也不行,

我只希望得到那块石碑

我只希望,镌下两个抽象的日期

和被人遗忘……!–改博尔赫斯

WHO KNOWS???

“EDNLESS SAD”的一个回复

  1. 一直记得古希腊神话里的西西弗斯。
    我觉得那就是面对生活的勇气,重复的,简单到无味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