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是忙碌的

别说12月要对它说些什么,2018年整年都要过去了,而我的KPI考核还是没有完成

连续4~5天都是加班或做活动,晚晚的忙完,今天算早些,巡完咖啡馆回来,总觉得饱意实足,穿好了衣服想在小区夜跑几圈,也变成了散步,因为我咳嗽了好几天好痛苦,一年没有感冒,到年底中奖也是醉了。

上月底这月初,公司旅行去了西藏,披星戴月的赶着,整整玩了1个星期,从林芝到拉萨,天空是湛蓝的,一丝白云都没有,冬天的西藏是荒芜苍凉的,却也不失美感,大昭寺的太阳是暖人又暖心的,以前最不喜欢跟团游,跟大堆人马走,总觉得被束缚了,而这次,2家公司的团队,10个人,我觉得刚刚好,路途所有吃住行都安排妥妥的,也没有强制的购物啥,我开始ENJOY这样的旅行,辜奶奶说,这说明你老了,不喜欢折腾了,断断续续的高反,头胀胀的,半夜惊醒犹如在倒时差,这也算是一种折腾吧。

原路线是飞到重庆中转一个晚上,然后飞回深圳,而成都的银杏太漂亮,我们又硬是又赶着去了一趟成都,为了省经费,又是早班机,出发前那趟早班机是我坐过最早的飞机了,而一降落就投入工作中去了。

歇息了3天后,我又去了北方中原大都市——郑州,和西北重镇西安。在郑州没能见到键盘手郭兄是遗憾的,第二天就去洛阳与阿乐碰上,见了当地2大土豪的项目,历史书上说,“若问古今兴废事,清君只看洛阳城”而今时的洛阳城,犹如中国三线小城,不是说经济啥,是人、街景,建筑,早已没有当年历史上的气势。

连续的奔波,导致开车去栾川的路上已睡着了,作为有3个5A景点的小县城,洛阳郑州的后花园,如今的旅游产品,城市民宿都在如火如茶,去的那晚,正好下雪。在一线呆久的人,回到家乡是不怎么会与当地人打交道的,因为行为方式太不一样了,他变了,我们也变了。

辗转到西安已经是大晚上了,2年前,大概也是这个时候去了一趟,去参谋土豪同学纳哥家的公寓项目,如今项目位置一片繁荣,出租率啥的,都不用太担心。在国庆的时候他就邀请我去考察下西安,他认为这两三年会有很多机会,很多项目可以操盘,是做事业的地方,深圳已经太成熟,没有太大杀进去的机会,正好有一个写字楼项目可以去看看,于是第二天上午开了一上午会,下午与同学见了几个银行、金融的人,这就打道回府了,因为深圳需要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