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阁楼

我的一切空中楼阁

雪一般消融

我的一切梦境

水一般流逝

我曾爱过所有遗迹

是蓝天和一些苍白的星星

风在云中迅速地移动

空虚休眠,水波寂静

那棵老云杉站着回味

他在梦中吻过白云

                     。。。我的唇,爱上你的亲吻!

    来深圳刚刚好一个月了。这里还是和自己记忆中那样,有着干净宽广的街道,直耸云端的高楼,温暖如春的天气,活力四射的年轻人在地铁站快速穿梭的身影,还有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奢华!

     那天在西乡立交桥画涂鸦时,刚认识的朋友,阿木,新疆人,他说,你真幸运,刚来深圳就认识了这么多有意思的朋友。时光匆匆,经历了一些事,把很多遇见的人都轻而易举的划到“过客”这个阵营。 王小波曾就说“我活在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能如我所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多么质朴地道出了心声,在这个成功学充斥的今天,全民经商,用财富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我们都快忘了什么样的人的事才叫有趣的。

     是的,再次来到这个文化沙漠之城,认识了好些有趣的人,他们的可爱动人之处,如我细细的说来!

 我首先认识的是中间那位长发飘飘有着妩媚的眼神青年,坚果兄弟:男,广告人,怀揣梦想,把梦想做本职,工作当兼职的文艺男青年。他总是给人一种错觉,像北京地下乐队的重金属乐手,让人惊讶的是,他大学是学中文的,喜欢诗歌,自称以前是一个诗人,而在这个贫乏的时代是不需要诗人的而是需要有专业技能的人的,因此,他说现在沦落在一个房地产公司写那些他自己都认为相当恶心的软文!

现在重点是要推出右边的那个卷毛男,某天坚果兄弟想看我跟他说过的“武汉德帕与彩虹书店”的照片时,在华侨城OCT见到卷毛男的。一开始我是很“讨厌”他的,因为聊了没几分钟,就被这个星座专家问“是不是“水瓶座”的”,有时候我越是不想让别人太了解自己,却不知道自己显露于无形之间,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而已。卷毛男,云南玉溪人士,和马加爵童鞋毕业同一所学校,现在在宝安区F518园区负责活动策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