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y you lie to me

 我承认,最近一直都很恍惚,尽管我一直常恍恍惚惚的,但最近更甚!

       早上到店里,发现我那改装的破自行车不见鸟,就打电话给物业的老韩,问他有没有骑后又问小刘。老韩说回头我们去看看监控,哎。。。反正当时也没有放在心上,反正就一120元的破自行车。中午时跟对面公司的一朋友抱怨说,车好像不见了。他说,吗的,我昨晚明明是看你骑回去了。啊哦。。。我才知道自己糗大了~~

        这几天一直在计划来年的“杂货铺”里的咖啡馆事宜,内有杂货、有玩具,有杯具,有手工,有文化衫,还有书,如果可以,还要有能透过阳光的大玻璃窗、还有飘香的咖啡和小许甜点,可以让我们安安静静的坐上一会儿,在微博发了一下,有好些人感兴趣!有几个想入股,但都以八还没有一撇为由。其实图纸已经出来好几天了,昨天才跟园区的BOSS聊了一下,他觉得可行,让我把计划书写更清楚些,比如要操作的内容~~~

想象中的样子是这样的~~所有的产品都跟生活跟怀旧有关。最近看到新周刊里的一篇文章,说现在80后特别没有安全感,以致他们要在以往的记忆中寻求那些温暖,代表就是收集过去时髦的物品。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把店做成像北京的雕刻时光一样遍地开花,到时,那怕身边没有”猫猫“狗狗,大大”小小“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新瞟了一下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

永远不要认为我们可以逃避,我们的每一步都决定着最后的结局,我们的脚正在走向我们自己选定的终点。BY:米兰昆德拉

“the way you lie to me”的一个回复

  1. 那本《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前主人表示非常的想念它。
    虽然我最想念那本王国维的《人间词 人间词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