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邻居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那个优等生--甘



  非2的热播.没怎么见过诗歌的人,都把里面的那仓央嘉措诗挑出来说事儿!这个不做活佛的至情男子,我年轻的时候也好喜欢读他的情诗<<那一天那一年那一世>>...

  好吧,我也来,你牛X或者傻X,X就在你手里,不离不弃,来吧2011,让我住进你心理,忙碌奔波,寂静 欢喜!

   今天天气好冷,一天没有开店,闭门在家,把没有看完的一本小说看完了,然后倒在床上又睡着了!
   下午去店里拿了两个蛋糕两个苹果回来,昨晚竟然饿醒了,早上我和甘两人早饭吃得太晚,中午就没有吃饭,她下午离开去广州,晚饭我就早早解决掉,于是呼...半夜饿得死去活来,只好穿着睡衣和着外套,到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买吃了一包牛肉干,一瓶酸奶.顿发这个叫美宜佳的超市可爱了起来,好温暖啊...上次某人生日的那天,凌晨4点酒醒,狂吐不止,然后肚子空空如也.也是在那超市买了那"老北京"风味的瓶装酸奶,好好喝.春节后,我也要让酸奶在本店隆重上市.

   元旦,我初中同学兼2年邻居,甘,来了深圳来看我,
   于是呼.我又想说故事,可能又是未完结的...然后不知何时来待续完...

    甘童鞋,从初中以来,学习都非常优秀,一直都是前5名,像这样的学习尖子,在一个人口不多的小镇里是非常有名的,而我这样调皮的学生总是跟这样的人格格不入.而且初中那个时候的她,俨然就一"明星"人又高挑又漂亮,只是人有点孤傲,我也只是初三跟她同一个班,她是班上最高的女生,就像一大姐大,而我是班上最矮的男生,她平时都很努力学习,不愿多搭理人,这次她也承认,她是特别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
    后来高中的时候,我再去一中读书时,她成了我的学姐,平时在学校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见了也就匆匆打声招呼,点个头,却依旧能在学校的公告栏上,学校的女生篮球队,各种竞赛名单上看到她的身影,我也一直认为,她这样的学生一定是名牌或是重点大学.可是03年那一年的高考超出想象的难,...她的高考成绩不理想,而后我高三时,在学校再次看到她的身影,我明白了..."她复读了",我们又一届了!
     而复读那一年,她的成绩依旧是前十,或前二十,一般在一中前40名的,上个重点大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连学校的校长都认为她考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应该不成问题",
   而那一年的高考,她的高考成绩再一次与重点大学差几分,最后的调剂到赣南师院,而对于这样的现实,那怕我这个旁人都无法接受,何况她.但那就是现实,这次她来,我还是悄悄地提及,以你的才华上赣南师院真的为你感到屈才不平,她说,"是啊,可能这是命运或运气不好或心态,都过去了,如今我的工作生活不是挺好嘛,就享受现在吧""如果以后有机会,就出国再升造吧"
    后来我去东华理工,一切都是新的,大学的生活我如鱼得水,逃课,常泡在学校的阅览室,找有共同爱好的人玩音乐,还在外面上网上通宵..高中后,我的性格变得很孤僻(现在对自己说起这个词,觉得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就像现在我跟别人说我以前很胖一样,就像我现在跟别人说,以前我想成为一个诗人一样,----一阵冷笑)而与高中初中的人几乎没有任何联系,本来就和大家没有多深的交情,大一寒假时,在街上碰到一个同班同学,他都忘了我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我的小名"阿B"
    而像甘这样的人,我会记得,但一定不会有联系!


    我的父亲,由于我爷爷是地主的身份,是一个几乎没有享受过教育的人,但他的人品他的字迹,却从来没有输过任何人,而又身在农村,你的明白......从我出生的那一年后开始帮县林业局种植一些苗木,一直到现在,长久以来,这是我家赖于生存的方式,虽然辛苦,相对身在同一片土地的人民,我的父母最起码不用远离家乡,外出给别人打工,从某方面来说也让我们三兄妹不用远离父母关爱,这也算是一种幸福,这也是长大以后才明白的,一直以来,我们最起码是衣食无优,从小学到大学,三兄妹也从未为学费生活发愁过,别人有的,父母尽量都满足了我们,当然我们也懂事,也从未提及不能力所能及的要求,而这几年,因为苗木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我父亲的苗木基地也从几亩到几十亩,到如今的34十亩,于是乎,为了更集中的经营,这几年,我家从一个乡镇搬到另一个乡镇,而08 09年,父亲的苗木基地选择了在甘童鞋家乡那里.


    大学回去的时候,我也只是在那个暂时的家小住几天,与周边的邻居也不串门,更忘记了甘童鞋的家就在这里,直到毕业答辩前,我回了一趟家,在那个暂时的家小住了几天,也突然很喜欢那里,门前有小溪,有树,有芦苇,有鸡鸭成群,更喜欢我住的那个老阁楼.
    妈妈知道,我长久以来,常失眠,于是每次回去她都要去帮我去一些农家找一些野生蜂蜜,叮嘱我晚上睡前喝,却不知道,每次给我的,我不是给了吴竞艺,要不就是很少喝或是给了其它人.而这次离开前,妈妈依旧说要带点蜂蜜去,第二天有一个人给我家送来,并顺便说,昨天某某女儿XXX,甘的名字,工作回来了,也在他那买了好一些蜂蜜.我顿时想起了她,向那个卖蜂蜜的人打听到她家住那,飞奔过去!

    去到她家,在门口,她晃了好一会神,才明白眼前站在她面前的人儿是谁......!

   我们都惊叹时间是一个大意外,诧异这几年我们的变化,我们说着那些远去的时光,和她已经逝去的大学生活,和我那即将结束的大学生活,还有这几年的时光如何的冗长又飞快,一下午的时间一晃而过,而她第二天回东莞那个城市工作,而第三天我还要回学校完成毕业论文答辩,然后离开去杭州报到.
    从此,两个不再会有交集的人就这样联系上了~~~在杭州的公司常在外出差时,我都会给HEIDI,老师,妹妹,还有甘写上一张明信片,我记得,甘第一次收到我寄的明信片时,欣喜若狂的给我打电话,说这明信片给她带来的开心如何让她不知所措,后来不管是去香港还是上海苏州等城市出差或旅行,这个善良诚实秀外慧中的女子都会忘记给我写上一张明信片.了了数语,却总会让我想到乡情,友谊和单车岁月.

"去年2010年的盛夏,心情很不好,下着很的大雨,又来到那个城市--东莞,心情一如两年前的那个暑假,坐在表哥房间的窗前发呆。在去的途中,想起初中童鞋兼两年的邻居的甘童鞋在那个城市工作,给她电话时,她说她正躺在医院,刚做完一个小手术,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了,还好病情不是很严重。
 
    甘,大学的专业是英语,二外法语,还学了日语,第二天去接她出院时,也没有买什么鲜花或水果,身上那本中英法文的《小王子》送给她或许再合适不过了!在扉页写上名字和那句诗--

"以前我喜欢黄昏 荒郊 和忧伤,如今,我向往清晨 市区 和宁静"!

    在医院还见到了她父亲,她父亲很久以来一直在东莞这边工作,和她一起办完离院手续中午在她家吃饭,,她母亲也从家里过来照顾她了,久违的亲切和家庭的温暖,有熟悉又陌生的乡音,有美味的家乡菜。。。只是甘,刚做完手术,不能吃饭,也不能说太多话!

   原来她父亲也认识我爸他们4兄弟,只是没有什么交谈过,有一事不能原谅自己,在饭桌上,她爸问到我大伯父时,我却忘了我伯父的名字,时间是一个大意外,伯父整整去世了十年了,该忘怀的事我们没有,不该遗忘的事,却在忙碌无为的生活中淡淡忘却了,或许家族的人都不愿意轻易提及那件事,好像一触及就无言以对,我们到现在都不明白,在没有任何预兆,没想到伯父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走向死亡,安妮所说的是正确的,人会带着秘密死去。或许多年以后,我们足以平静的面对死亡,面对失去,面对疼痛,面对爱情....."----上面的那些记录是之前写的.

    虽然甘就在东莞,如此的近,但她这个工作狂,几次说来都没有来成,平时她会从工作的公司里给我寄一些<<新视线>><<城市画报>>杂志或明信片给我,这次她来了,依旧害怕深圳会人山人海!于是我只带她去了一趟华侨城,然后坐在SAM的咖啡馆里消耗时间,晚餐又去了"印尼海鲜"吃夜茶,陪她在益田假日广场买衣服!有朋来矣,不亦乐乎!

   我们初中时候的毕业照,画 圆圈那个女孩就是甘,而我在那里呢???你找到了,有奖....PS:不是照片那个白点的那个人

  

    现在如今的,甘

    以前我总是认为甘是那种比较强势又孤傲的人.而现在,我想说的,她不是这样的...未完....

Tags: 邻居

分类:念念碎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