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淡淡的故事--听见幸福开花的声音

听见《幸福花开》的声音

1. 
    长久以来,我都认为幸福是很遥远的事情,它只存在于别人的文字和歌声里。同时我又相信,有一种奇迹会在某个特定时刻特定地点突然降临,让我理所当然地陷入幸福的眩晕之中。如此的自相矛盾,哪一面也不足以掩盖另一面。 

    坚持使用兰寇奇迹香水。这淡粉色的液体散发出的香氛却过于浓烈,使得这种刻意营造出来的热烈愈发衬出自己的淡定以及内心无法排遣的孤独。每逢如此,难免就想,什么时候奇迹从天上掉下来,它不偏不倚的恰巧就落在我跟前呢? 

    就这样,幸福与奇迹被自己一次次否定,成了传说。某一天,对一个叫深蓝色的朋友说,用兰寇奇迹香水一年了,没有任何奇迹。深蓝色说,倒了香水留着那瓶子放酱油吧。很悲观的回答,却又如此生活。又有一天,对深蓝色流露绝望,深蓝色说,只要活着,无限可能。 

    只要活着,无限可能。我却没有真正读懂这句话。在2005年秋天接近尾声的时候,平静异常地吞下200片安定,以求达到某种幸福。仅仅3小时后,上帝就缓缓伸出一只手。那是2005年9月21日。我在《If you go away》歌声里企图让自己飞翔,于是沉沉入睡。在临近呼吸抑制之时,一些人破坏我飞翔的姿势,他们踢门,他们抱着穿真丝睡衣的我下楼,他们用洗胃机不断灌清水到我胃里,他们用醒脑剂破坏我的宁静,他们给我熬粥喂粥。而这一切,当时我一无所知。直到2005年10月10日,之前的种种不断被提及,一些影象才渐渐浮上心头。 

    2005年11月8日8点整,短信叮咚做响,风粼说,我爱你。这是我和他结婚的第11天。依然有做梦的感觉,两个从未见过面的人,一个说了句玩笑话,一个当真了,在决定结婚的时刻,甚至不知道对方姓名。两个冒险者,一段姻缘,就这样开始。传奇,大抵如此了。 

    他说,淡淡,真没想到会是你。第二个晚上,他还说,淡淡,真没想到会是你。第三个晚上,他依旧如是说。谁又能想到这一切呢?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小说里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我们身上发生了。 

    2002年时候见过他照片,发照片者注解,原创中文网络最牛B的小说家——风粼。很高的一个小伙子,除此之外毫无印象,甚至没有读过他一篇小说。2004年底,央视版《天龙八部》如火如荼,于是读了他的一篇《生子当如游坦之》,看见一个受伤的男人,一段挫败的情感。回复,加好友,开始偶尔几句淡淡的聊天。谁都不曾料到会是彼此生命中最亲的人。 
    是的,只要活着,无限可能。 
3. 
    2005年的春天里下过一场雪,我清楚记得那是3月12日,4岁的儿子问了个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问题,他问,妈妈,你说什么是幸福?惊讶了足足5秒钟后我回答,宝贝,幸福就是妈妈每天和你在一起。那天午后,天空忽然飘落下来鹅毛般的雪花,与已经暖和了的春日气候形成极大反差,地上还积起一层厚雪。3月24日,离开儿子,离开对儿子做过幸福承诺。独自一人,开始与寂寞和苦楚做挣扎。 

    2005年的夏天有过很多场台风,海棠,麦莎,彩蝶,泰利……“海棠过境,携一把双刃剑。如手心里的宿命,是红酒也是箭镞。”我在一篇题为《七月烟花》的文字里如是写。风粼说,淡淡,你的文字很张风。我说,什么张风?风粼说,很有张爱玲风格。我苦笑,生命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似乎是自己想要的人,只是短短几日,便蒸发了。风粼说,他不属于你。 

    2005年的夏末秋初在阿桑的《寂寞在唱歌》里度过。谁说的,人非要快乐不可,好象快乐由得人选择,找不到的那个人来不来了,我会是谁的谁是我的。 听着这样的歌词,一遍又一遍泪流满面,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敢出门,不敢看大街上手拉着手的男女。不记得是几月几日,风粼说,淡淡近来可好?淡淡说,吞了200片安定,却没死成。风粼便说,淡淡千万别这样,多傻啊。淡淡笑笑便离开电脑,这样的话,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我并不后悔选择离去,只是既然不让我离去,便一定有理由存在。 

    2005年10月17日,风粼说,淡淡怎么改名字了?淡淡说,想过一种隐形的生活,想具备一种隐形的本领。风粼说,逃避。淡淡说,不是逃避,只是想安静地呆着。风粼说,近来可好?淡淡说,老样子,把自己关屋子里。风粼便说,淡淡想开些,其实谁都苦,我和你一样苦。淡淡便问,你怎么了?风粼说,五一从沈阳回来曾经想过卧轨,原本不指望爱情了,只想找个人结婚,房子都开始装修,女方却变卦了。淡淡随口说,我嫁给你好了。 

    原来,有些话说出来是可以一生一世的。10月22日晚,风粼说,幸好我把你的玩笑话当了真话。 

4. 
    我不过是个赌徒。像我这般敢于豪赌的女子,自认为仅《倾城之恋》里有一个。白流苏一去香港,赌是范柳源设的局,二去香港,因为自己反正已无筹码。我的赌注是自己的一辈子,和她一样,反正已无筹码。 

    风粼说,你过来我马上娶你。我说,你确定你清醒?你确定自己不会后悔?风粼说,我很清醒,我不会后悔,你我同样都是死过一次的人。我说,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基础。风粼说,我们可以相互搀扶一辈子。我说,若是我当真嫁了你,会对自己的决定负责,我们的婚姻,以亲情为基础。风粼说,不敢轻言海誓山盟,只许这一生的不离不弃。我说我去辞职,然后飞来武汉,咱们在第一时间登记。风粼说,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希望三天后你一样坚定,先不着急辞职,等一切都稳定了再辞不迟。在心底暗暗打算,我就把工作辞了,断了自己一切退路。 

    那天晚上 ,一直听十余年前的一首老歌,日文版的《李香兰》。音乐很悲壮,如我的心情。从来没有这样坚定,丢弃一切去追随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对这个将要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所知晓的不过是一篇文字里的某些片段,一张3年前的日渐模糊的照片,几句短暂的聊天。风粼问,会不会后悔?我说,不会。风粼又问,什么感觉?我说,悲壮。风粼说,怎能不悲壮呢,千里赴婚,且赴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婚。我笑。风粼又问,你不担心我是个坏蛋是个骗子么?我说,是坏蛋是骗子我都认了。 
 
    孤注一掷。 
    10月22日下午两点十分,他从武汉天河机场牵过我的手。之后,每餐饭间,他的手从桌底伸过来,将我的手放于他手心。终于明白,命里注定的,躲也躲不开。有一种赌局,双方皆获胜,皆为赢家 。终于知道,上帝不让我死,原来为的是把这个天大的礼物带给我。 

    2005年11月11日。夜色里,风粼拉起我的手,飞快踏上豪华游轮甲板,在汽笛的鸣叫声中,由武昌驶向汉口武汉关。看长江水滚滚东去,听“梦中人,熟悉的脸孔,你是我守侯的温柔。”他低头吻我,身边尽是升腾的水雾。一江水,两岸灯火,万种柔情。我们以同样的姿势飞翔。 
 而我的2005,却的确是轰轰烈烈的。经历婚变,经历情动,经历生死。在这个冬天来临的时候,经历奇迹,收获爱情。 
    感谢上帝,感谢生命中的奇迹。
。。。感谢淡淡,让我明白生命还是有奇迹有缘份!只是要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下才会遇见,就像两份氢只有遇到一份氧才会变成水

淡淡给我的明信片,我寄给了我喜欢的人!八月的最后一天就是你的生日,本来还想去上海的,可你拒绝了我的好意!你像一道光打入我的生命,但同时你也是我悲伤的源泉。撕开内心的防伪,我开始相信,再美好的相遇也抵不住遗忘,再悲伤也抵不住时间!活着,我也许只是为了找到一个可以相互温暖的人,想尽办法只是为了逃避孤单!

多年以后,我还会记得在异乡,一个娓娓道来的下午,关于生命、关于冥想、关于幸福

Tags: 淡淡

分类:念念碎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