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知道好多,可以学习好多,可,我们坐下静静喝杯咖啡的时间却又没有。

忙碌,忙碌起来,也掩盖不了战略上的错误。

依旧不够老到,格局不够大。

老是说,忙完这段时间,静静,然后,然后下段的忙碌又开始。

我想回到乡下,那片大山

故乡接受了我的肉体,但如今,却容纳不了我的灵魂!!~~~~

镜子中,慢慢变老~~

当年看BEFORE SUNSET的时候,他们在THE PURE CAFE时,杰西说,他希望他自己可以老得更快些,这样经历的东西就更多些,懂得也更多,更加的从容。

他对SELINA说,真的不敢相信我23岁遇见你,一转眼就32了,而我的感情思维好像还是停留在23岁。

而如今,我也走在这样的年纪,依旧不知道如何才能过好这一生。

但我不再认为,希望自己老得更快些。

今年,确实,自己都能更受到的变老的状态,不仅身体的肌能,还是心态

不再喜欢听摇滚,不再探索好的事物,不再喜欢去逛,去外面走,只想让自己更加的忙碌。

很多人都不再记挂,能留在心中飘过的也就那几个,偶尔忙碌后停顿的时候,我会想,他们此刻在忙啥,每个人的一个3年,5年都会有着极大的变化。

我又再次留起了长长的头发,带着发簪,读大学留长发的时候,我就喜欢带个绳圈,或是女式用的发䇢,但再个性也不好带出去,哈哈,如今却变成了流行。

滚滚的车流,滚滚的年华,也就这样~~晚安

2008~2018,激荡十年,水大鱼大

难得把吴晓波的《激荡十年》本书啃完,通过书中写的事件,串联自己的人生,又把从2008到今年的记忆过了个场。

这是很重要的10年,08年仿佛就在昨天,那一年,大家充满了希望,大家都在QQ空间写满了日志和祝福,可是,我们知道,那一年,我身边的朋友都过得不太好,毕业的毕业,工作、前途、方向、惆怅~~。

年轻是本钱,但不努力就不值钱,最近总是开始鸡汤满满,原因无它,就是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比较贵,还有,就是想去更远的地方浪,想想,工作都会变得很努力。在大城市,赚钱是必须的。

人间所有的遭遇,一半是诗意,一半是苦难,历经沧桑,竭尽绵力。

念旧的人啊,你总是容易感伤。

其实啊,有些人,我还是挺后悔认识的。

人和人的感情其实很奇妙的。

城市慢慢的磨灭了一个人去探索另一个人的耐心,很感谢自己没有成熟这么快,跟艾米在一起越久,彼此越来越知道习性。有时候的想法会同时发出,会说,我刚刚也是想到这东西。这感觉就很好。

“你年轻的时候,人人都说你很美,现在,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By:杜拉斯

我希望,越老的我们,多年以后,都会这样认为。

 

 

 

多年以后

我大学的同班同学,之前一直做金融,期货,基金,今年来一个180度的转弯,他在卖玉,翡翠,在东莞开了一家卖镯子的店,6月的时候他邀请我们去他那个城市 做客,给我们讲解了下玉的种种,以前贺老师也跟我说,她很喜欢玉的东西,我们去南昌时,她第一次见艾米,还送了艾米一块玉的吊坠。

刚毕业那会,8年前我买过一个镯子送人,那个时候啥都不懂,又怕买的是假的,秉着一分钱一份货的观念,尽量买一个价格高点的,相对那时穷屌丝的我来说,听了专柜吹捧一遍挑了一款,现今无意中看到它的照片,也不是多好的成色,但却很有纪念意义。

很多东西之于人,不见得一定要多昂贵,多奢华,它可能承载着那个时候的一段记忆,多年后,我们目睹它时,想起那一段久远的时光。或微笑或沉默。

 

时光匆匆,人到中年

一不小心到了30+的路口,迈向40,真的想都不敢想,时间过得如此的飞快。

如果你问我,今年最大的愿望是什么?那肯定是“造娃”

别人备孕3个月就行,我们是整整备了3年。

这3年经历了各种P事鸟事,路途曲折而又艰辛,

从准备开始备孕时后,艾米的身体就出各种小问题,这3年,她是真的辛苦,

深圳的各大医院跑来跑去,时常半夜肚子疼痛,找不出原因的肚胀。

但相信,我们终究还是可以趟过去的。加油吧。

HELLO AGAIN

又回来了,这个博客一直养着,在现阶段,也只有我这样的怀旧的老男人依旧写博客,写说说了,记录着生活的点滴,生怕忘记,其实,却比谁都记得更清楚。

2017年,一转眼又过去了,唯一值得纪念的,或许是买了深圳的第二套房从年前看宝中的二手房,看到最后,还是不得以的买了新房。整整看了大半年,也只看上了3套我们中意的房,再说,能入艾米的法眼的房,真的好难找,首先朝向要好,东南最好,朝南次之,最差也就接受西南了,她的生活太需要阳光的照射了,还有一点,价格要相对性价比,在500万以内的3房,环眼整个宝安西乡的片区,真的少之又少,或许就是因为这么挑剔,最后,当宏发的QCC前城的3房2厅2卫均价6.5~7万时,艾米是两眼放光在选楼层,完全都没有想过,马上20万的定金哪儿来,首付哪来。哈哈~~心真大。

好吧,170万的首付,当时有100万是朋友借的,在当下的情况下,能借到100万是不是也算一种本事,以前我说过,我的小愿望是,在深圳有2套房,两辆车,2个小孩,眼看马上就要实现前2个的,结果拥有2套房的愿望,在某天晚上算账后,房贷,欠款,现房租,还有老家一套房的房贷,店铺的租金运营,后背都出汗了,或许是冥冥之中有安排,首付刚刚筹借完,就有人看上我们的房,价格虽然比预想的低了一些,但买家爽快,老爸还在从老家银行刚刚办理的抵押贷款,拿着50万的现金在车上,我就跟他说,用不上了,我把另一套卖了。确实有点戏剧性,但深圳房子的事,充斥着太多,意谓着太多,而不仅仅是一个家。

 

写于新年开工前

光阴又一载,又是春季来,心怀理想;但愿依旧如一个青年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后天就要开工了,别人早已总结好了2016年,而我在准备年度计划时,才想着,怎么地,也得写上几笔。
财务发放双薪的时候,我晃然才发现我在一家公司呆了满一年,惊讶,这是我毕业以来,第一次在一家公司呆了超过了3个月。
其实主要是老板给了我足够的自由和权利,其实我一直也想去一些大企业大公司,认识更多的朋友,认识一些更有趣的人,也不是我没那个能力进大企业,我就是懒,又怕人情世故又怕束缚没自由,现在想想,前几年,我过得那个懒散自由,如果不是有艾米,我肯定是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日子。
在V客这个公司,或这个项目,或是这群人中,我意识到了几个关键词: 势、圈子、视野。当然,能不能GET机会的点,就要靠自己的智慧与胆识。
1,2016年年初,为了有更多的精力放在V客公寓这个项目上,我邀请以前领我进入咖啡界的老王帮我管理2家店,以前他也是咖啡店的老板 ,卖了之前在华侨城的店后,在老家辗转了2年多,也没进展,于是在我极力的邀请下,终于接手我在F518的2家店,也使得我彻底的从2家餐饮小店脱身,解放。
2,一开始V客的股东兼CEO辜姐邀请我去V客,主要是负责一些品牌宣传,推广,网站建设,公众内容的事,当然,这些事我之前也从来没有做过。到了4月开始后,我负责工作越来越多,一些工程采购事、整栋楼宇的网络系统、,当我问一份20万的采购合同由谁签时,辜奶奶说,就我代表公司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责任与担当。而后,有一栋规模最大的公寓碰到了漏水严重问题,防水工程队也束手无策时并擅自撤消了合同,由于我的引荐之前我在F518创意园认识的一个工程队得以解决,从此后,我又学到了好些土建工程知识,陈墙缝的衔接,女儿墙热胀冷缩、水管的走向,化粪池高低井盖的布置等等,当建筑主体完成,到了招商运营时,工作内容越来越多,问题也越来越多,而我处理事情的能力和表现也随之增加(当然,这也是年底再回头看这一年的工作,学习到的变化才发现的),正式运营前,加之老板们又拿了一个产业园,也有2栋公寓1000间房,(最后这栋公寓没做起来),一楼的大堂兼咖啡馆的功能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发现,只要一楼咖啡馆兼招商处的店铺,一布置好,尽管楼上只有样板间,还不适合住人,还是有人愿意提前交租房定金,客户能看到未来此公寓的样子。于是,公司董事长找我谈,任命我当4间店的咖啡馆运营总监,并且薪酬给我番了一番。
3,6月,7月,由于地铁11号线的开通,并且我们提前完成的一栋公寓只离地铁站仅有200米,一推出,每天10套,10几套的出租,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自信,其实除了离地铁近,还 有就是当时正处在毕业季,租房旺季,于是不远处的2站,被激进的要求尽快完工,招商对我、辜奶奶就像赶鸭子似的,而我跟她,都是那种对装饰和设计有要求的人,用什么灯,什么款式的,确实会花好些时间想,拍板确是容易下,关键是在这个想的过程,找到合适的方法的过程,想的时间会很长,并且此时招商的团队跟运营的人理念开始有分歧,跟租客经常吵架,他们招商的队伍,会认为,每月只付了2000元不到的租金,把自己当爷似的,而我跟辜奶奶的想法是要做一个有态度,有服务,有品牌的店。我到是还好,辜奶奶跟他们已经到了吵架的地步,并且开始倦怠工作,就是故意让项目慢下来,你们招商的就赶吧。
4,此等情况持续了近2个月,并且2店和3店的招商情况,果然过了旺季淡了下来,辜奶奶也面临了好大的压力,第3个店,1000万的资金花完了,并且还多出来了200多万的应付账款,此时董事长最大的股东开始有点坐镇不住了,跟我们开会,2个创始人都开始有争吵了,还好最后他坚持站在了辜奶奶这边,以她来完全接管招商团队,然后引进了YOU+国际青年公寓的一个店长当总监,于是组织架构就变成了超简单,1董事长-1总经理+1招商总监+1品牌运营总监。
5,9月初,人员组织架构改变后,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就做一个开业典礼,也就是一个品牌发布会,主要是给一些楼宇的业主方看我们做的一些事情,还有些隐藏在大股东代持的朋友;我主要负责场地的搭建,从舞台、音箱、物料、T街市集等等,到最后给媒体的新闻稿,后续的报道。整场下来,还是让现场的人比较满意,当然也有一些瑕疵, 包括发布会开始前的一天,排练太晚到12点多了,我直接摔手走人,闹得不愉快!!
尽管后面出租率一直没有跃的上升,还好,公司产业园的项目出租率疯狂的上升,老板没有过多的财务压力,由于市区CBD的价格越来越高,并且一些员工因为房屋的租金和陆续买房后,搬离了市区,导致有大部分企业也搬离了市区,导致如深圳宝安,龙华,坂田的写字楼出租非常好,成绩惊人。
6,可能正是在某些方面的坚持,才会有后来资本方的投资收购,也正是因为加入圈子,认识了更多些同行的人,才会让那个有1000间的2栋公寓,及时转手出租给魔方公寓,直接赚了租金差价,几乎是0成本,并且是10年。才会引来后面资本方的注意。所以,在年会时,董事长图片找我们仨单独说要合影,语重声长的说。“终有一天,历史会证明,你们的坚持是正确的”我心想,FK了,都已经签了框架协议,当然这样说,1年不到,项目翻番了。
之前没有写完,在这个春暖乍还寒时,把它补上。
流水暂时就这样记录完吧!!也算是对过去一年的一个总结交待。给未来有一天有一个回忆账本。
写于2017年2月7日开工前

写于新年开工前01

光阴又一载,又是春季来,心怀理想;但愿依旧如一个青年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后天就要开工了,别人早已总结好了2016年,而我在准备年度计划时,才想着,怎么地,也得写上几笔。
财务发放双薪的时候,我晃然才发现我在一家公司呆了满一年,惊讶,这是我毕业以来,第一次在一家公司呆了超过了3个月。
其实主要是老板给了我足够的自由和权利,其实我一直也想去一些大企业大公司,认识更多的朋友,认识一些更有趣的人,也不是我没那个能力进大企业,我就是懒,又怕人情世故又怕束缚没自由,现在想想,前几年,我过得那个懒散自由,如果不是有艾米,我肯定是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日子。
在V客这个公司,或这个项目,或是这群人中,我意识到了几个关键词: 势、圈子、视野。当然,能不能GET机会的点,就要靠自己的智慧与胆识。
1,2016年年初,为了有更多的精力放在V客公寓这个项目上,我邀请以前领我进入咖啡界的老王帮我管理2家店,以前他也是咖啡店的老板 ,卖了之前在华侨城的店后,在老家辗转了2年多,也没进展,于是在我极力的邀请下,终于接手我在F518的2家店,也使得我彻底的从2家餐饮小店脱身,解放。
2,一开始V客的股东兼CEO辜姐邀请我去V客,主要是负责一些品牌宣传,推广,网站建设,公众内容的事,当然,这些事我之前也从来没有做过。到了4月开始后,我负责工作越来越多,一些工程采购事、整栋楼宇的网络系统、,当我问一份20万的采购合同由谁签时,辜奶奶说,就我代表公司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责任与担当。而后,有一栋规模最大的公寓碰到了漏水严重问题,防水工程队也束手无策时并擅自撤消了合同,由于我的引荐之前我在F518创意园认识的一个工程队得以解决,从此后,我又学到了好些土建工程知识,陈墙缝的衔接,女儿墙热胀冷缩、水管的走向,化粪池高低井盖的布置等等,当建筑主体完成,到了招商运营时,工作内容越来越多,问题也越来越多,而我处理事情的能力和表现也随之增加(当然,这也是年底再回头看这一年的工作,学习到的变化才发现的),正式运营前,加之老板们又拿了一个产业园,也有2栋公寓1000间房,(最后这栋公寓没做起来),一楼的大堂兼咖啡馆的功能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发现,只要一楼咖啡馆兼招商处的店铺,一布置好,尽管楼上只有样板间,还不适合住人,还是有人愿意提前交租房定金,客户能看到未来此公寓的样子。于是,公司董事长找我谈,任命我当4间店的咖啡馆运营总监,并且薪酬给我番了一番。
3,6月,7月,由于地铁11号线的开通,并且我们提前完成的一栋公寓只离地铁站仅有200米,一推出,每天10套,10几套的出租,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自信,其实除了离地铁近,还 有就是当时正处在毕业季,租房旺季,于是不远处的2站,被激进的要求尽快完工,招商对我、辜奶奶就像赶鸭子似的,而我跟她,都是那种对装饰和设计有要求的人,用什么灯,什么款式的,确实会花好些时间想,拍板确是容易下,关键是在这个想的过程,找到合适的方法的过程,想的时间会很长,并且此时招商的团队跟运营的人理念开始有分歧,跟租客经常吵架,他们招商的队伍,会认为,每月只付了2000元不到的租金,把自己当爷似的,而我跟辜奶奶的想法是要做一个有态度,有服务,有品牌的店。我到是还好,辜奶奶跟他们已经到了吵架的地步,并且开始倦怠工作,就是故意让项目慢下来,你们招商的就赶吧。
4,此等情况持续了近2个月,并且2店和3店的招商情况,果然过了旺季淡了下来,辜奶奶也面临了好大的压力,第3个店,1000万的资金花完了,并且还多出来了200多万的应付账款,此时董事长最大的股东开始有点坐镇不住了,跟我们开会,2个创始人都开始有争吵了,还好最后他坚持站在了辜奶奶这边,以她来完全接管招商团队,然后引进了YOU+国际青年公寓的一个店长当总监,于是组织架构就变成了超简单,1董事长-1总经理+1招商总监+1品牌运营总监。
5,9月初,人员组织架构改变后,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就做一个开业典礼,也就是一个品牌发布会,主要是给一些楼宇的业主方看我们做的一些事情,还有些隐藏在大股东代持的朋友;我主要负责场地的搭建,从舞台、音箱、物料、T街市集等等,到最后给媒体的新闻稿,后续的报道。整场下来,还是让现场的人比较满意,当然也有一些瑕疵, 包括发布会开始前的一天,排练太晚到12点多了,我直接摔手走人,闹得不愉快!!
尽管后面出租率一直没有跃的上升,还好,公司产业园的项目出租率疯狂的上升,老板没有过多的财务压力,由于市区CBD的价格越来越高,并且一些员工因为房屋的租金和陆续买房后,搬离了市区,导致有大部分企业也搬离了市区,导致如深圳宝安,龙华,坂田的写字楼出租非常好,成绩惊人。
6,可能正是在某些方面的坚持,才会有后来资本方的投资收购,也正是因为加入圈子,认识了更多些同行的人,才会让那个有1000间的2栋公寓,及时转手出租给魔方公寓,直接赚了租金差价,几乎是0成本,并且是10年。才会引来后面资本方的注意。所以,在年会时,董事长图片找我们仨单独说要合影,语重声长的说。“终有一天,历史会证明,你们的坚持是正确的”我心想,FK了,都已经签了框架协议,当然这样说,1年不到,项目翻番了。
之前没有写完,在这个春暖乍还寒时,把它补上。
流水暂时就这样记录完吧!!也算是对过去一年的一个总结交待。给未来有一天有一个回忆账本。
写于2017年2月7日开工前

过去的那一年

过去的那一年,是那么的艰难,心情是那么的不好,这是我从未料及的。
原本以为,刚进入婚后的蜜月期,又搬进了新房,4月份开始烘焙之路,理应是忙碌而又充实的生活。
1、由于艾米计划67月份要小孩,所以今年从一开始就未想过去上班,说跟我一起开店,看店,从一开始我是反对的,都没有非常硬性的拒绝,反对,我只是说一起工作不好,很容易吵架,她说:“不会的,大部分时候我会听你的”可实际中,还是有比较多争吵的,她最大的不爽是,由于搬家后,门店离家里比较远,每次回家都要等我一起开车回去,都已经11点了,连续几个月后,她终于不满的咆哮了,后来我索性晚上烘焙坊就不再营业。
2、烘焙坊连续经营了几个月后,营业额和订单数量并不如意,每月还略亏损,报损率和原材料成本都远远高于咖啡馆,并且几个月后,我发现,我对烘焙的激情远不如咖啡馆,于是在9月份我拿到整个店的3年合同的时候,我开始着手想把整个店转让,加上深圳的房价一路飙升,想再投资一个小房,结果谈了一波又一波,最终到了10月后,我都放弃了。
3,在日复一日的小事中小修小改,枯燥度日,11月份去了趟上海苏州,看跟几个兄弟有没有合作的机会,另外在深圳的华润商务中心貌似也有一个机会,而这些计划现在看来,也是闪现而已,后面依旧是无头苍蝇。
4,艾米把备孕这事看着年度大事,以至到了神经质的状态,对空气,对家具,对灰尘~~再加上楼上的邻居家装修,现场在做家具,早上有时喷漆,在她不断的抱怨这个家暂住不好云云后,我们果断的拿了一套公寓,结果位置吵闹和管理员都不好,住了没几天,就撤了,为此我们又被讹半个月的押金,而后又搬了之前金华居那居住了2个月,过程也是很不愉快,这就为什么人民老百姓再苦再累也要买房,住自己的房,直至11月初后搬回新家。
5,由于这一年艾米经常神经紧张,又容易生气,为了备孕吃了很多大豆,红枣之类的,以至肚子胀气了2个月后才吭声,一开始又不去医院,却去了朋友介绍中医馆治疗,又是吃药大半个月后才听我的去港大医院。浪费时间,又浪费钱,因此我们也会为生活中的这些小事吵闹,一年的吵闹是之前的3年总和,唯一一点还好就是我们不会有隔夜仇,日子,生活还是要继续。去了港大医院后,才伤心的发现,她有轻微的胃炎,以至于不称不知道,体重都只有88–90斤了,这样的身体肯定是不适合备孕,得养身体,所以她也郁闷,一年就这样不知所云过去了,那时光啊。。。整整一年,我们都没有去过旅行或是拜访陌生之地。
6,在年底的最后一个月,我接了辜姐新项目的工作,算是一种新的开始吧,毕竟烘焙坊又不赚钱,只靠一家咖啡馆,要养家养车,艾米又没有工作的情况下,生活确实拮据,开源的同时,也尽量多学点知识。
7,5月底,四叔得癌症过世了,从小到大是怕大,长大后,是尊敬他却没有时间跟他交流,没有想到他却这样匆匆走了,时常会在梦中梦到他,觉得生命是那么的不堪,告诉我们这些后辈和他的兄弟我爸二伯他们要珍爱生命。
8

忙碌的日子

   

     最近为烘焙坊的生意,从早忙到晚,生意时好时坏,反正不尽如意,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最让你烦心的是为了各种证件跑上跑下,接下来,我觉得我都可以自行接一下这样的餐饮代理注册的业务。

 

     现在股市那么的火,现在还有谁像我一样耗在实业上,那么累。怎么那么像07年,感觉要往6千点冲,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炒股,我过不习惯那种一惊一乍的生活。

  

     现实带给我越来越多的不安全感和责任。